设置

关灯

29

    申雪从小喜欢杜行之。

    她听说杜行之忽然结婚,连婚礼都没办,心里难过的同时,又肯定是什么商业联姻,或者为达到别的目的促成的婚姻。

    这在他们这圈子并非稀罕事,毕竟跟无上的财力比起来,婚姻只是人生的一个旅程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以杜行之当前的家世地位,也需要做出牺牲婚姻这种事情来。

    关于宿簌的传言,她也听说过不少,什么克财没教养大小姐脾气,她想不出来这种人杜行之跟她联姻图什么,所以她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上门,想看看杜行之的态度。

    结果差点把自己气死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吃饭时间,饭菜是杜家的保姆做的,申雪也留下用饭,几个人坐下来,一张桌子竟也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杜老爷子开了瓶酒,宿簌酒量不佳,但她看老爷子兴致挺高,不忍心破坏气氛,也跟着浅酌了几个杯底的量。

    那酒当时喝没什么感觉,后劲却意外大,用完餐后,宿簌刚站起来时,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她意识很清醒,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,眼看就要和餐桌来个亲密接触,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杜行之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被他们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,杜老爷子关心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宿簌揉了揉眉心,“好像喝多了,有点晕。”

    杜老爷子闻言笑了起来:“这酒就是后劲大,我看你喝得挺痛快的样子,以为你酒量很好呢。”

    宿簌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杜夫人说:“行之扶她上楼休息会吧,仔细别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杜行之淡淡地答应着,宿簌本来想说我自己能走,可杜行之已经行动力很强地揽住她,属于男人的气息顿时笼罩过来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淡淡的香味,不知道是喷了香水,还是沐浴露亦或是衣物熏香,不难闻,反而有种奇异的侵略感,让宿簌的脸“腾”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酒精作用,她竟觉得有一股电流,顺着她跟杜行之接触的地方,向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蔓延。

    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也许是因为身后申雪恨不能戳穿她的目光,也许是色心作怪,她悄悄卸了全身力道,几乎成了依偎杜行之的姿势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,杜行之把她扶进他在这里的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收拾得干净整洁,虽然杜行之几乎不在这里住,可属于他的气息依旧遍布房间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特别是......床上。

    酒精上头,宿簌的意识也有点跟不上节奏,她躺进柔软的床上,脸下意识地往被子里拱了拱。

    杜行之给她拉被子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宿簌自己都意识不到,她这副醉酒的样子,有多......可爱。

    杜行之看她自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把自己团了团,窝在里头,有种想揉她头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及时打住这种危险的想法,说:“我让阿姨泡点蜂蜜水送上来,喝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”宿簌的声音带着鼻音,像是在撒娇,“会胖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杜行之想了一下刚刚那手感,难得耐心,说:“不会,你很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”宿簌依旧拒绝,“会被黑。”

    杜行之:“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没刻意了解过宿簌当前的工作情况,但从他所知的反馈来看,好像确实她风评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以前杜行之也听说过宿簌蛮不讲理没有脑子之类的评价,不过他从不以印象评判人,都是要自己亲自检验才会对此人好恶下结论,这阵子接触下来,他觉得宿簌无论是性格,还是品行,抑或是作风,

    --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