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4

    宿簌也没料到自己反应这么真实,尴尬得一批。

    她咳了咳,努力转移话题:“你怎么会想到买这个呀?”

    “本来猜你喜欢,不过好像有点失策,应该买只熟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妈蛋,她条件反射而已啊,就跟说到杨梅就条件反射流口水而已,很正常不是!

    杜行知又说:“不过可以当成储备粮养着,它们一公一母,可以繁衍后代,后代再繁衍后代,按照经济学角度说,是无限利益,是不是很划算?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.........”

    神他妈划算。

    宿簌对于小动物没什么感情,尤其是兔子这个看起来这么娇弱的小东西,软软的两小团,她感觉自己稍微用力点就会捏死。

    可这棉花糖一样的两小个,又实在太过于可爱,特别是两只小耳朵树起来的样子,能萌死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小兔子凭着颜值,在杜家住下来。

    林阿姨张罗着给它们弄了个窝,鹦鹉本来是这个家里的“独宠”,如今来了两个争宠的,顿时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丑死了,本宫不死,你们休想篡位。”

    宿簌被这鸟逗笑了。

    这傻鸟一定又跟金管家或者林阿姨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剧。

    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杜行知刚好听到这句,挑眉:“骂谁畜生?”

    那鸟立刻怂了,耸拉着脑袋,委委屈屈地说:“我是畜生,我是畜生!”

    噗......这求生欲。

    宿簌好奇:“它为什么单单只怕你啊?”

    按理说鸟也不会看人脸色,但这鸟,对待谁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拽样,让鸟大爷不爽了还要啄人,唯独杜行知,这傻鸟看到他就怂得跟个鹌鹑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概怕我把它做成麻辣手撕鸟。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梗还能不能过去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《君心我心》的剧组隔日就官宣了男女主,至于配角们,都还处于保密阶段。

    被保密的宿簌拿到了剧组那边的拍摄行程,年后开拍,开机日定在初七。

    现在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何千兰又陆续为她接了不少通告,现在宿簌在网上的风评好了好了很多,正是需要经营的时候。

    元旦很多电视台都要举办跨年晚会,其中数金零台、三花台和五星台最为隆重,请的都是各路大腕。

    何千兰人脉广,给她争取到了三花台的登台机会,和他们自己台举办的好声音节目选□□一位人气不错新人合唱。

    电视台那边并没有限定他们要唱什么歌,他们自己选好后给到节目组那边就行。

    “说唱歌手?”宿簌瞪大眼,“我行么?”

    宿簌听说跟她搭档的是位说唱出身的歌手,不禁发出灵魂质问。

    何千兰:“你行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唱歌并不是宿簌的强项,唯一有段唱歌黑历史是以前上大学时,刚好那时候古风盛行,她在某个YY频道做过古风驻唱歌手,为此学了一点唱歌技巧。

    “一般难度的歌我能驾驭,和说唱歌手搭档,估计有点超纲。”宿簌老实交代底子。

    何千兰点头,她也没指望宿簌真能有一个惊为天人的好歌喉,说:“没关系,实在不行可以假唱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!”宿簌忙否定说,“这样太不尊重观众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种大型晚会,假唱的明星很多,因为主办方为了热度,请的都是各路大咖,并不是每个艺人,都能全能到又会唱歌又会演戏,假唱几乎是每个晚会都存在的。

    可宿簌感觉自己还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