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2

    隔日不用工作,宿簌折腾了一晚上,身心俱疲,原本打算补个结实觉,却在8点钟的时候被敲门声吵醒了。

    来敲门的是杜家的保姆,宿簌问:“怎么了,林阿姨?”

    林阿姨端了个托盘,上面放着一个冒着腾腾热气的碗,笑着说:“先生说你昨天半夜胃疼没怎么睡,今天肯定不起来吃早饭,嘱咐我煮点养胃的清粥,到点给你送上来,吃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......这男人怎么这么体贴啊!

    宿簌心里暖暖的,侧身让林阿姨进来,自己则去洗手间漱了下口。

    林阿姨边把粥碗放在小几上,边念念叨叨地说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就是不按时吃饭,又老喜欢吃一些刺激食物,才年纪轻轻把胃弄坏了,胃疼可不是小毛病,不好好调养是会落下病根的。”

    宿簌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,在小几前的沙发上坐下来,说:“让您操心了,以后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说得上操心,真正操心的是先生,”林阿姨把汤匙递给她,脸上似有欣慰之情,“我以前从没见他对哪个姑娘这么上心过,还以为这孩子压根不懂得贴心两个字怎么写,现在看来啊,只是以前没遇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脸你懂得表情看她。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宿簌的错觉,她总感觉金管家和林阿姨,在有意无意地撮合她和杜行知。

    他们又不太敢在杜行知面前说,就在她面前说。

    说杜行知的各种好,各种对待她特殊。

    比如什么第一个住进家里的女性,第一个他出差回来会带礼物的女孩子,甚至有时候杜行知跟她一起看个电视,林阿姨还要悄悄跟她说以前先生从不陪女孩子看电视的。

    弄得宿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所谓旺夫体质,杜行知也不会跟她结婚,不会让她住进来,至于出差带礼物,是因为她也送了杜行知礼物好么,对,就是那个抱枕,看电视就更扯淡了,两个人坐客厅看看电视放松,怎么就成杜行知陪她了!

    说是特殊对待,不如说杜行知这人很绅士,除了不得已或者逢场作戏,从不逾矩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宿簌因为吃红薯这个梗火了一波,人气蹭蹭蹭地上升,带来最直观的结果就是,何千兰之前说在给她争取那个女二,有戏了。

    只是导演看过她早期的一些作品,被她惨不忍睹的演技震惊了,要求她发一段视频试镜过去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角色有现场试镜的,”电话里,何千兰叹了口气说,“但你早期那些演技实在太......你自己体会,所以改成了视频试镜。”

    宿簌懂了。

    因为导演一开始可能看她人气还可以,确实考虑直接把角色给她,结果又看了一些她早期的影视作品,把他吓到了,于是找了个视频试镜的借口,其实只是为了打发她而已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画×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即便我拍了视频试镜过去,他也不会看了吧?”宿簌问。

    何千兰沉默了一下,说:“没找到合适的话或许会看看。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那还不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何姐你去打听一下他们女二试镜是什么时候,我过去碰碰运气?”

    何千兰笑说:“对自己的演技这么自信啊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嘛。”

    宿簌不敢说她演技一定是最好的,可既然导演既然通过试镜的方式选拔,说明女二一直找不到和他心意的,只能从试镜里面盲找。

    会来试镜的,就大多数是十八线甚至刚从艺校出来的素人了,别说名气,可能有的连电视都还没上过。

    -->>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