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1

    宿簌围观了一圈杜行知的评论,等看完惊觉脸上有点酸。

    她用手摸了下脸,才反应过来,她竟对着杜行知的评论区,姨母笑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明明这些人在抢她老公,她为什么看得这么开心?!

    大概因为不是真爱吧。

    宿簌和杜行知分享了一只麻辣手撕兔,吃得很满足。

    结果却乐极生悲了。

    半夜,宿簌被胃内的绞痛生生疼醒,只觉胃中有刀子在割一样,疼得她冷汗直流,连腰都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去楼下倒了杯热水喝,症状稍缓。

    但依旧是疼。

    她来杜家从没生过病,也不知道家里的药放在哪里,家里的保姆和管家都下班了,这会儿都半夜两点了,肯定都在睡觉。

    她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,放弃了,外卖软件里倒是有24小时药店可以买到,可她看了会,胃药那么多,她不知道买啥。

    她疼得不行,不是忍忍就能过去那种,只好上楼去换衣服,打算直接去趟医院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她在打车软件上叫了辆车,随即坐在客厅沙发上等车来,等了好一会儿,没等到车过来,倒是等到杜行知从楼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杜家别墅的隔音很好,杜行知并没有听到宿簌进出的动静,他之所以会醒,是因为别墅业主们基本有车,门卫那边对陌生车辆的进出管理严格。

    白天还好,半夜如果陌生车辆要进来,门卫会打电话问过业主。

    于是杜行知,就被门卫的电话吵醒了。

    家里只有他和宿簌两个人,他不会梦游叫车,那么叫车的只有宿簌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有车,宿簌现在出行公司也有车接送,杜行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叫车,便出来看,就看到了客厅有灯。

    他下楼,只见宿簌整个人缩在沙发上,脸色惨白,手还在胃部揉着,意识到情况不对,问:“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宿簌听到声音吓了一跳,抬头看到是他,说:“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杜行知声音冷了八个度。

    宿簌瑟缩了一下:“我胃疼,想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杜行知被这话气笑了,沉声说,“胃疼怎么不叫醒我,半夜打车你不怕被卖掉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宿簌没想过要麻烦杜行知。

    穿越前,父母总把她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,没有谁管过她,生病了都是自己扛,所以宿簌很自强地选择自己打车去医院。

    甚至如果不是疼得太厉害怕出事情,她估计自己开车就去了。

    杜行知见她没我出个所以然来,真把把她脑袋剖开看看里面都装着些什么,他看起来有那么不近人情半夜送她去个医院都不行?

    压着怒气,杜行知说: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就换好衣服下来了,宿簌知道他这是要送她去医院,正要站起来跟他一起往外走时,杜行知却三两步走到沙发前,把她打横抱起来。

    宿簌吓了一跳,低声轻呼,正要说自己能走时,听到杜行知冷冷地说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宿簌第一次被男人抱,窝在杜行知的怀里,闻着男人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,她脸有点烧,甚至感觉胃部的疼痛都没那么难以忍受了。

    被他抱上了车,又给她系上安全带,然后绕到驾驶座,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杜行知一言未发,却把车开出了飞机的速度,宿簌心惊胆战地让他慢点,她没那么疼,却只得到杜行知冷漠的两个字:闭嘴。

    两个人结婚这么久,杜行知对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