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6

台阶。”

    宿簌把杜行知的胳膊架在自己脖子上,扶着他往里走。

    杜行知脚步踉跄,宿簌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,后面只身喘气的份了。

    ――狗男人太重了。

    等好不容易把人扶到客厅的沙发,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
    杜行知意识处于半清醒半昏沉状态,居然还能保持他平时礼貌的作风,说:“麻烦,帮我拿杯水。”

    宿簌给他端了杯蜂蜜水过来,看他醉得不轻,就着自己的手喂给他,他喝了一口,随即撇开脸,紧抿着嘴不喝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宿簌问。

    “甜的。”杜行知闷闷地说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宿簌怀疑自己脑袋进水了,不然怎么会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小孩子气。

    她给水加蜂蜜,本身是听说可以醒酒,见他不爱喝,忙去换了杯,喂给他。

    谁知杜行知喝了一口,又抿着嘴别开脸不喝了。

    宿簌纳闷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宿簌给他跪了,“那你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杜行知:“水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水呀。”

    杜行知嘟囔,不满地说:“没味道。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醉酒后的杜行知吗!

    她好像懂金管家为什么不放心代驾或者别人,而要自己人亲力亲为了,这被降了智商似的,被合作伙伴或者同事看到岂不是有损杜总威严。

    想到金管家,宿簌拿出手机,想问问管家杜行知喝醉了要喝什么,可不知道对方睡了还是在忙,手机那头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怎么办,要不,干脆加点盐吧?!

    宿簌敢想敢做,进厨房舀了半勺盐进水里,融化后端出来给杜行知喝,没想到杜行知竟真的一口气喝完了。

    喝完,杜行知点评:“难喝。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想想都知道一杯盐水不可能好喝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宿簌装作没听到,放下杯子,说:“我扶你上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杜行知闻言,大爷似的伸出手。

    宿簌哭笑不得地把他扶起来,幸好她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不然杜行知这身高体重,非得把她压垮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人扶到床上,宿簌没好意思帮他脱衣服,就把他鞋子脱了,然后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临走,还听到杜行知喃喃:“太难喝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甚至带了几分委屈。

    宿簌心虚地带上门,没办法,她也不知道给他喝啥啊。

    他平时也不喝饮料,家里存的饮料又都是甜口的,给他喝他肯定也要嫌弃。

    她手机被放在楼下茶几上了,下楼去拿,刚好金管家给她回电话了。

    金管家听说她喂了盐水,语气复杂地说:“因为先生喝醉了回来都会喝醒酒汤的,醒酒汤我让林姐做好放保温板了,忘了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于是杜行知就把盐水当成醒酒汤喝了吗?

    难怪他会说难喝。

    家里的阿姨精心做的醒酒汤,是一杯不知咸淡的盐水能比的么!

    挂了金管家的电话,宿簌去厨房,果然见到保温板上温着一碗醒酒汤。

    宿簌把醒酒汤端上楼,轻手轻脚地打开杜行知的房门,探头探脑:“喵,你还醒着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里面传来含糊不清的一声应答。

    宿簌听到他的声音,打开灯,走进去,说:“那个,我给你端了醒酒汤,你还喝吗?”

    杜行知一听说喝,面有惊恐地往被窝里缩了缩,闷闷的声音在被子里

    -->>(第2/7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