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2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郭成虽然给宿簌安排了一个真人秀,并且还安排了一堆其他的工作,把她接下来的行程都塞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她要去录真人秀,他却没有露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昨晚陪一个艺人拍广告,搞到1点多才回,今天上午可以调休。

    上午,郭成还在睡觉,被门铃的声音吵醒,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扰人清梦。

    郭成一肚子的火跑去开门,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,衣服上印着“达达”两个字,一看就知道是达达平台的跑腿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郭成压着怒火说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您的包裹。”男人拿出一个文件袋,递给他。

    郭成接过来,还没彻底清醒的脑袋里慢悠悠地思考了一番,他让谁给他送文件了,却没这个印象,他只能先签了,然后走回客厅,拆开。

    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,郭成却在看清内容的瞬间,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——那是当初宿簌不肯签,带走的那张解约协议,此刻下面乙方签字那一栏,已经写上宿簌龙飞凤舞如签名的大名。

    郭成顿时什么睡意都散去了,难怪这两天都不吭不响的,原来在这给他憋大的。

    宿簌意思很明确:既然你说我在你公司就要听你安排,现在我签了这个不算了,那你的一切安排都是狗屁了。

    包括今天这个真人秀。

    他被气得不轻,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宿簌,听到对方正在忙的提示,才想起来这个手机号被她拉黑了,烦躁得想摔手机,又拿出另一个手机来,用里面的备用号码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了许久没人接,一直到要自动挂断了,那边才终于接起来,听筒里传来宿簌懒怠的声音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以为签了这个,今天这个真人秀乃至后面安排的活动,就可以不去了吗?”郭成劈头就问。

    “乐点娱乐解约协议等于离职证明,协议上有公司的章,我也和真人秀官方未签订任何书面合同或者口头承诺,请问,这难道是我以为,而不是事实?”

    郭成被噎了一下,确实,他们公司的解约协议等于离职证明,而且当时为了赶紧送走这位“克财星”,人事那边已经先把协议盖好章了,宿簌只要签字,这份协议就生效。

    但是,真人秀的临时嘉宾虽不像拍电视剧代言那样,事先签好合同,一般是经纪人跟节目组和艺人沟通好,确定有空能去,然后去了节目组,再签合同和保密协议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都准备录制了,宿簌临时说不去,这相当于把节目组行程完全打乱了,他们临时上哪去找个嘉宾顶替,场地布置和租赁都是钱,其他嘉宾的行程也都是定好的。

    宿簌要真做出这种事情来,最后被骂的绝对不是他,而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郭成冷笑,他以为她真的长进点了,想不到还是那么蠢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你就别去了,”郭成又恢复他惯常阴阳怪气的口吻,“看看到时候,我们谁哭得更大声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郭成不等她回话,又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随即,又给节目组打电话。

    宿簌不要在圈子里混了他还要,节目组那边要说清楚,不过把锅往宿簌身上甩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节目组那边的负责人倒是很快接了电话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徐导,我是宿簌的经纪人郭成啊,”郭成佯装焦急又无奈,“刚刚她给我打电话,说她不想参加节目了,我怎么劝都没用,跟她说了半天道理,她还一意孤行地要退出,您看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导纳闷,随即吼了一声,“宿簌,你不参加了?”

    郭成:“???”

    然后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