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1

    宿簌有点小尴尬。

    妈蛋,她也不想给他戴绿帽啊,是粉丝乱磕CP上的热搜啊,天知道韩熙的女友粉已经追着她骂了三条街了,巨冤。

    她偷偷瞄了眼杜行知的表情,却从对方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促狭。

    ......所以,杜行知居然是在跟她开玩笑?!

    这种体验有点新奇,宿簌心里顿时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她调皮地说:“不怪我,有人摁着我手给你染的,看我诚挚的小眼神!”

    杜行知一本正经:“瞎,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宿簌:“......”

    杜总,你为什么也这么调皮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这点小插曲,两个人因为多日未见,又显得陌生而尴尬的气氛缓和下来,饭后还愉快地一起散了个步。

    他们这别墅区空闲地方比较多,绿化不错,又静谧,晚间散步很舒心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杜总么,你也来散步呀?”

    正走着,迎面走来一个和杜行知年纪相仿的男人,看到他们笑眯眯地打招呼说。

    杜行知瞥了他一眼,态度冷淡:“齐总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宿簌闻到了他们之间淡淡的□□味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天天在这里散步,难得能碰到杜总啊,”齐总说着,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宿簌一眼,“看来杜总艳福不浅呐。”

    杜行知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内人。”

    齐总:“......???”

    他面露震惊地看向宿簌,宿簌自然是站杜行知一边的,只是冲他微一点头,甚至连招呼都不打。

    齐总过了半晌才说:“你结婚了?什么时候的事啊,我居然一点都没听说,你这瞒得也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杜行知:“只通知了相干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意思很明确,你这个不相干的,哪里凉快哪里去。

    齐总毕竟经历风浪多,很快又从惊讶中镇定下来,说:“难怪听说你最近时来运转了,原来是弟妹带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里暗里都带着讽刺,杜行知却不恼,反而说:“没办法,她旺夫。”

    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炫耀口气。

    齐总错愕片刻,说,“你连这个都信上了?”

    杜行知:“我只阐述事实。”

    齐总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宿簌恰当地走上去,挽住杜行知的胳膊,说:“我只旺你。”

    杜行知:“嗯,我也只被你旺。”

    齐总:“..................”

    怼人就怼人,还发狗粮,欺负单身狗是不是!

    一直到走出去一段路,离开齐总的视线,宿簌才忍不住哈哈笑着说:“杜先生,原来你也会怼人啊。”

    那齐总遭遇了他三连怼,又吃了一波狗粮,最后讪讪走人。

    杜行知说:“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好像也没毛病,宿簌问:“你真转运了啊?”

    杜行知点头。

    以前做啥啥不顺,最近做什么都跟淌水似的,连杜行知这种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,都要动摇了。

    太玄乎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宿簌却惊了,卧槽这也太立竿见影了吧,巧合吧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隔日,宿簌去了趟疗养院看宿妈妈,她从剧组回来那会儿去看过一次,但宿妈妈比较敏感,直接说宿簌好像变了,害得她不敢多呆,怕露馅。

    虽然穿越并非本意,可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,心里愧疚。

    又怕刺激到她,导致病情更严重。

    但又不能不去。

    杜行知知道她要去看望宿妈妈,让金管家买了好些礼品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